浙江海洋大学主页

新区研究中心

 
 
 

【CZZC智库沙龙】黄建钢:舟山应该成为“长三角大湾区”构建发展的引擎和增长极

2019-05-07 新闻中心 苏凯 

潮起长三角,风动太平洋。

2018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中国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宣布将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长三角一体化”便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话题,无论从政府层面,还是从媒体关注还是民众的讨论,都让人能够充分感受到:新时代背景下的长三角一体化进程,已经在悄然加速。

作为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中的26个城市之一,舟山凭借独特的地理优势和海洋资源优势,正在成为长三角区域最受关注的地区之一,特别是伴随着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浙江舟山群岛新区、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等重大国家战略在这座昔日沉寂的千岛之城叠加交汇,舟山也成为长三角城市之间区域竞合的最大变量之一。



2019年4月27日,浙江海洋大学新城校区的三号会议室内,午后的阳光透过会议室巨大的玻璃窗,让整个空间变得灵动而富有活力,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第四期周末智库沙龙正在举行。作为长期聚焦国家海洋战略和国家级新区研究的浙江省新型高校智库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选择将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下的舟山群岛新区创新发展作为本次沙龙的核心议题,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主任黄建钢教授在沙龙上提出的“长三角大湾区”概念也备受关注。


“长三角大湾区”


“从地理意义上来,能够真正串联起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或许并不是长江,而是东海”,黄建钢教授关于“长三角大湾区”的提法让人耳目一新。

万里长江在经过千山万水的旅途之后,终于在这里投入到大海母亲的怀抱。而由长江径流带来的泥沙经过亿万年的积累,形成了中国最为富庶的三角洲平原,而这里形成的长三角城市群已经成长为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区域之一,长三角城市群也是被认可的世界六大城市群之一。

长期以来,人们很容易从字眼上去理解长三角城市群,认为长江是长三角地区的地理纽带和文化象征载体,但是黄建钢提出,以长江作为整个长三角的地理符号其实并不是特别准确,比如作为长三角核心组成部分的浙江省,其实并不在长江的流域范围内,而在江苏省的整个苏北地区,对于长江的地理文化概念认知其实也非常陌生。从北往南,连云港、南京、杭州、宁波、温州……这些长三角的城市之间,其实地理特征和文化差异十分显著。黄建钢认为,应该从地理空间上,对于长三角地区的时空概念进行重新定义和审视。

“或许从海洋的角度来看待长三角的地理空间,更有代表性”,作为长期致力于海洋人文社科研究的专家,黄建钢教授很早就提出21世纪是海洋世纪,长三角的一体化应该更加重视“海洋”的作用。每年的夏天,来自西太平洋的台风,会把大量的暖湿气流带到长三角地区。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一张台风的气象云图让黄建钢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台风的影响面正好覆盖了北到连云港,西到安徽黄山,南到温州的这个区域。而这个区域就是现在是长三角三省一市的范围。这给了黄建钢莫大的启发,一个“海上长三角”的概念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其实,早在2010年,黄建钢教授便提出,长三角地区的未来发展应该进一步突破空间的限制。“长江是先流经安徽,再进入江苏”,他建议将尽快将江浙沪西边的安徽省纳入长三角经济圈的范畴;而从东边,黄建钢认为,广阔的海洋应该成为支撑长三角未来发展的战略空间。长三角地区水网密布,并且且很多水系都是互联互通的,这可以成为长三角地区的共同文化纽带。

作为舟山这座城市发展蓝图的设计者,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总规划师周建军也表达了对于这一概念的认可。在周建军看来,伴随着区域经济的深度融合和协调发展的推进,传统意义上的沪宁杭的长三角概念正在逐渐被一个更大的空间尺度的“大长三角”取代,而舟山作为襟江揽海的海上城市,拥有长三角乃至全国都极为罕见的丰富的海洋资源,应当成为整个长三角大湾区的引擎和增长极,成为打造湾区经济的核心区域。


“更高质量的一体化”


“我们人类居住的这个蓝色星球,不是被海洋分割成了各个孤岛,而是被海洋连结成了命运共同体,各国人民安危与共。”4月23日,黄海之滨的美丽青岛,在接见应邀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活动的外方代表团团长时,习近平主席提出了“海洋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引发了广泛关注和讨论。

黄建钢教授认为,“海洋命运共同体”中蕴含的战略价值以及合作、和谐的理念具有重大的思维创新意义,而他之前在对舟山群岛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关系的研究中,提出了一个“海洋是人类社会的公共池塘”的理念,其背后的逻辑框架和思维创新也正是基于对于海洋战略意义的全新认知和思考。



“长三角的一体化是一个命题,而不是答案。”黄建钢教授认为,长三角地区的一体化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长期以来,整个长三角地区的一体化特别是经济领域的一体化进程始终在快速推进,也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效。但是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长三角的一体化过程也存在很多明显的短板和制约因素。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为长三角更加深层次和高质量的一体化注入了强大的国家动能,长三角地区的一体化进程已经按下了“快进键”。

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招商局副局长周敏华认为,作为亚太地区的门户的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其实可以充分借鉴欧盟一体化的经验,虽然欧盟的一体化是不同主权国家之间的协同,而长三角的尺度则是沪江浙皖三省一市,在空间尺度上并不相同。然而,欧盟在一体化进程中探索和积累的经验,则可以为长三角一体化提供非常多的有益借鉴。

“要寻找共同的文化基础”,周敏华认为长三角地区城市之间地缘相接、人缘相亲,地域一体、文化一脉,历史渊源深厚、交往半径相宜,完全能够相互融合、协同发展,在他看来,“吴越文化”可以成为这一地区文化认同的一种有效文化载体,让长三角的一体化能够有着更多的精神动能,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实现精神文脉的传承和创新。

舟山市社科联副主席王文涛认为,作为同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并列的国家区域发展战略,长三角一体化其实应当有着更加丰富的内涵和更高的目标追求,而舟山在长三角一体化的战略背景下,应该更加积极主动的去对接一些资源合作,充分发挥舟山的海洋资源优势,来为长三角的一体化提供更多的创新探索。

浙江海洋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易传剑认为,受制于海岛城市的地理区位,舟山的产业发展和经济体量都很难占到绝对优势,但是伴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在长三角一体化的战略背景下,通过大力发展具有“去中心化”特点的数字经济,可以给长三角一体化提供更多的创新发展可能,通过“数字舟山”和“智慧海洋”的建设,舟山也面临着全新的战略机遇,而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政府管理层面的协同联动,这也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一个全新方向。

黄建钢教授认为,舟山群岛新区规划中提出要打造长江三角洲地区重要的经济增长极,但是“小马拉大车”的现实困难是长期存在的,因此舟山的这种“增长极”并不一定要从经济体量这些单一的维度去衡量,舟山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区位优势,其战略目标应该是打造成为“四两拨千斤”类型的“增长极”。“长三角大湾区”是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构建、实施和发展的载体,要成为“长三角大湾区”的引擎和增长极,舟山必须保持和拓展海上优势。舟山拥有世所罕见的深水岸线和港口资源,应该从战略的高度去重新审视舟山的海洋资源优势,他甚至提出,可以尝试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角度去看待舟山“江海联运”的战略价值,在适当的时候,在舟山东部的中街山列岛地区打造具有国际一流标准的世界性港口,并通过这样的“海上港口”来为长三角乃至整个亚太地区提供港口服务,最终来实现对长江三角洲的一体化进程创新赋能。


“舟山的机遇与挑战”


“抢抓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机遇,以更大格局、更高质量、更好环境、更强合力,推进接轨融入上海、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推进更高起点的深化改革和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奋力书写新时代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浙江新篇章。”2019年5月6日上午,浙江省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扩大)会议,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在讲话中明确指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有利于提升长三角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能级和水平,进一步优化我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全面落实这一国家战略,是浙江省今年要着力抓好的三件大事之一。

“接轨融入上海,既要借上海龙头之势,又要扬自己之所长,努力在数字经济、民营经济、美丽经济、海洋经济等若干领域塑造全球领先优势,强化多中心的长三角区域格局。”车俊强调,要结合各地各领域实际,做好“点、线、面”的谋划和设计。“点”核心是一体化示范区,还包括洋山港区、环太湖生态文化旅游圈等省际交界地区。省际交界地区天然是区域一体化的重要突破口,要努力在一体化制度创新上先行探索。线”主要包括G60科创走廊、大运河文化带和省际大通道等。面”就是全省各市县发挥各自优势,明确功能定位,找准切入点,打造一体化发展新亮点,抓紧谋划建设宁波舟山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和嘉兴湖州一体化发展示范区。



黄建钢教授同样认为,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浙江舟山群岛新区要想实现更高质量的跨越式发展,一定要跳出“点”的思维,要多从“线”和“面”的思维来进行战略谋划,以更加宏观的视野来看到舟山在长三角一体化乃至整个国家海洋战略中的重要作用。长三角一体化既是前所未有的重大机遇,也是一场严峻的考验。在黄建钢看来,长三角一体化是一次“不是舟山机会的一种机会”,舟山曾经错失过一些机遇,能不能抓住这次长三角一体化的战略机遇,对于舟山群岛新区的发展来说是十分关键的,舟山必须以只争朝夕的紧迫感来进行全面对接。

“舟山应该具备更加超前的意识,不应该在长三角一体化中不断被边缘化”,浙江海洋大学校报编辑部主任陈香娟提出,因为舟山的海岛地理位置,在高铁时代的确有一种深深的危机感。陈香娟认为,舟山跨海大桥的开通,对于舟山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大家也充分感受到了大桥经济带来的发展红利。但是,在高铁时代,舟山的交通明显处于落后地位,不仅制约了人才资源和各种生产要素的充分流动,也严重影响城市发展的可持续发展。舟山应该在交通规划发展领域具有更加超前的意识,能够在未来的发展中实现“弯道超车”,尽快实现从“海上交通末端”到“海上交通枢纽”的华丽转变。

“我们应该从思维上认识到,海洋其实可以是美丽的通途,而不一定就意味着阻隔”,《浙江海事》杂志副主编郑健认为,舟山应该充分利用自己的群岛优势,大力发展海上交通,加密海上岛际甚至是不同城市之间的海上客运线路,打造具有舟山特色的海洋综合运输体系。打造海上交通通道的这一建议,也得到了黄建钢教授的认可。黄建钢提出,舟山曾经有到上海夕发朝至的班船,而且下船就是上海最繁华的市中心,感觉非常方便,但是伴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舟山的很多海上线路的运营都难以为继。但是,现在从舟山前往上海等城市,不仅舟车劳顿,而且到站之后,还需要进一步换乘公交地铁等城市交通才能辗转到上海市区。在未来的城市交通体系设计中,可以尝试恢复这一海上运输通道的优势,并通过转型升级,不断提升海上客船的安全性和舒适性,打造出兼备交通运输和海上观光复合功能的海洋交通运输体系,为长三角的一体化探索更多的创新经验。

上一条:浙江海洋大学与俄罗斯国立古勃金石油天然气大学签署合作备忘录       下一条: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研究中心举办第四期周末智库沙龙活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