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海洋大学主页

新区研究中心

 
 
 
 
关于高校取消“清考”的问题与对策
2019-05-07 18:08 浙江海洋大学督导 夏跃平 


教育部在2018年6月28日召开的全国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了高等教育要“以本为本”,并提出了大学要消灭“水课”和“清考”的两项举措,旨在提高我国大学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我国每年近800万的高校毕业生中本科生的比例约占80%,所以我国本科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不仅事关民族的未来,更事关研究生的生源,同时也是一所对社会负责任的大学应尽的社会责任。而高校的“水课"和“清考”的举措,就是一种对社会不负责的表现。本文拟就“清考”产生的原因及取消“清考”可能带来的问题作一分析并提出相应的对策,供学校领导和相关部门及各二级学院参考。

一、何谓 “清考”及“清考”产生的原因

所谓 “清考”是大学在进行学业考试时,由于补考后仍有很多学生不及格,达不到毕业标准而采取的一次考试,给那些达不到毕业标准的学生一次考试机会,有的高校改成“换证”考试,其目的都是为了提高学生的毕业率。所以,现在大学毕业生毕业率高的背后,其实并不是教学质量高,而是渗透着很多“水分”。这种做法,对学校来说,实乃是无奈之举,因为没有高的毕业率,就不可能有高的就业率,这样就会影响学校的“声誉”,在某些高校排名榜上就会落后;而对学生而言,实在是对学习勤奋,学业成绩优异的学生的一种伤害,有失公平,“劣币驱逐良币”,反正都是大学毕业,就业时就拼 “人际关系”了。长此以往,大学的学风肯定会每况日下。因此,教育部要求高校取消“清考”制度,是还教育公平的一个明智之举。

那么,高校的“清考”制度是如何出现的呢?

在我国高等教育精英化阶段是没有“清考”这一做法的。那时的大学生勤奋,自学能力强,绝大多数学生都能顺利毕业。到1999年,中国的高等教育进入了快车道,大学连年扩招, 到2003年中国大学生的毛入学率达到了16%,进入了大众化高等教育阶段,到2017年中国大学生的毛入学率达到了45.7%,进入了普及化高等教育阶段,有的经济发达省份,毛入学率已超过50%,中国的在校大学生数已超过2400万,居于世界之首。随着高校入学人数的剧增,大学的数量和在校生规模也随之增加,万人大学已比比皆是。尤其是一些地方性(非部属)普通本科院校的招生规模大大扩张。这样的巨大变化,给高校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一是生师比大大扩大, 1978年以前,高校的生师比一般在8:1左右, 有些高校如清华、北大是3:1左右,当时的浙江水产学院约是5:1,今天,教育部规定的生师比是16:1为合格,而有的高校都达不到,只能以外聘教师充数。这就大大增加了教师的教学工作量,在地方性普通高校里,教师的年平均教学工作量几乎都超过了360课时,比一名高中教师都多。

二是专任教师的考核任务重,既要考核科研任务,又要考核教学任务,而且很多高校由于更名大学,上硕士点、博士点之需,在政策和利益导向上,都向科研倾斜,教师怎么可能在教学上集中精力呢?

三是大学教师的教学理念尚未从“精英化”高等教育中走出来,学生学得不好,一味地责怪学生,从来不思考自己的教学方法是否有利于学生的学习,更缺乏对教学方法的研究,即便有很多教改课题,但真正落实到课堂教学中,以提高人才培养为目的的教改课题又有几何?当然,这也与很多大学教师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学方法的培训相关。

正鉴于此,现在有部分大学教师根本不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更不知道怎样去了解,再加上现在的大学生自学能力差,又受到网上游戏、微信信息的影响,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业的学习上,所以一旦考试,就出现大面积不及格,有的课程如高等数学、概率统计、大学物理等基础课不及格学生几乎超过一半,而补考的考卷根据学校规定又与正式考试的考卷水平相当,加之又没有教师辅导,学生仍然没有掌握知识要点,补考后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有的学生甚至不来参加补考。临近毕业,就有很大一部分人达不到毕业标准。于是,高校不得不采取“清考”或者“换证考”等方式来提高学生的毕业率。这就是“清考”产生的现实原因。

显而易见,“清考”这一做法,直接影响了大学的学风,也败坏了大学的声誉。那么, 如果高校特别是一些地方性普通高校取消“清考”,会带来什么问题呢?

二、高校取消“清考”带来的问题预测

在“精英化”高等教育阶段,虽然高校大都采取的措施是“严进宽出”,即考大学非常之难,但由于录取学生素质高,自学能力强,学生只要肯学习,绝大多数学生都能顺利毕业,被视作为“严进宽出”。在“大众化”高等教育阶段,尤其是到了“普及化”高等教育修段,考大学己不是难事,像浙江省这样的省份,普通高中的毕业生中90%以上都能考上大学,刚好跟1998年时考大学的录取率只有10%左右倒了个。因此,已经不存在读大学“严进”的问题,如果大学再不加强教学管理,那么大学毕业生的质量就可想而知,大学遭到社会诟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如果大学特别是一大批地方本科院校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取消“清考”或者“换证考”,而又没有相应的教学方法的改进,那么,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我们以一个地方本科院校为例,如果这个学校每年招生数为2500人,按现在的考试方法再加上补考一次,严格按学校学籍管理标准执行,那么,毕业率将在80%- 90%之间(理工科更低),也就是说每年将有500-250人毕不了业。按教育部规定,一个本科生可以在大学里读6年,那么两年下来,将有1000-500人滞留在学校里,接下来的一年的招生数只能在1500-2000人。这样学校的招生规模就可能极不稳定和正常。

如果要维持原有的2500人的招生数,师资就成了很大的问题。同时,中国的大学的学生与国外不同的还有一点,每人都有一张床位(国外学生的住宿大多是自己租房子),显然造成人满为患。这里尚未考虑毕业率过低对学校稳定的影响因素以及对就业率上不去因素的影响。仔细分析毕业率过低的学生构成,我们还会发现,其中还有专业学习的难度问题,大多数理工科专业学生的考试合格率要远远低于人文社科专业。这样就会造成高校内部的专业学习的不平衡问题,有的学生为了混个毕业就会千方百计地要求转专业,给高校带来内部管理的新的问题。

因此,作为地方本科院校领导和老师,对取消“清考”和“换证考”所可能带来的问题应有清醒的认识,并积极地寻找对策,特别是在师资队伍建设和教学过程的管理中下功夫,既确保大学人才培养的质量,又严格执行教育部关于取消“清考”的相关规定。

三、取清“清考”的应对之策探索

首先一个问题是师资的数量问题。高校的科研工作,教学工作任务的完成,最终都需要教师去落实,没有足够的专任教师数量,一切都是空话。对我校而言,应尽快达到教育部规定的生师比16:1 的指标,而且还应考虑东海科学技术学院的教学需要。同时在教师引进时,应考虑各专业的实际情况,对现有专任教师的专业分布作一调研和分析,特别是专业教师数量少而这个专业又需要办好的应予以优先解决;其次应关注高等数学、大学物理、大学英语、思政课等公共基础课教师的教学任务十分繁重的现状,积极引进教师,因为公共基础课的课时几乎占了总课时的1/3,而且大都在大一、大二阶段,公共基础课的教学质量不仅影响专业课的学习,更影响学校的学风。“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一名大学生如果在大一、大二阶段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并逐步掌握大学的学习方法,那么对他后面的专业学习是大有益处的。

第二个问题是改进教师的教学方法和学业评价方法问题。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教师的教学方法再也不能像高等教育“精英化”阶段那样“一考定成绩"只顾及教学结果而不关注教学过程的做法必须改变。这对地方性普通高校的生源现状尤其必要。事实上,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最早出现在欧美国家,第二波出现在韩国,我国的香港、台湾地区。 他们的应对之策就是加强教学过程管理,突出平时对学生的考核,使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掌握应学知识,掌握大学的学习方法,我省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学校就是宁波的诺丁汉大学,他们的学生平时很忙,作业很多,从而使学校的学风很好,当然这样一来,教师平时与学生的交流也会更多,工作量也会明显增加,但这样的做法确实保证了教学质量。所以,这几年来宁波诺丁汉大学的社会声誉越来越好,招生分数线持续走高。因此,面对着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时代的到来,研究我们的学生,改进我们的教学方法,突出教育过程管理,加强课程设计,包括学生的作业设计,是确保人才培养质量的必须之举。

第三个问题是加强教师的教学业务培训问题。一名大学教师的教学业务能力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他的专业水平,这对博士毕业的青年教师应该不是问题;二是课堂教学的组织能力,如何把控课堂,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如何观察学生的听课效果等等,这些问题由于很多青年教师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培训,又缺乏经验,常常使课堂教学效果大打折扣。对这方面的培训是当务之急,我校教务处的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对此作了大量工作,近几年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由于人员不足,培训经费少,使很多工作难以进一步展开。我省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浙江中医药大学每年投入教师教学培训的经费100万,不仅聘请省内国内专家对教师进行培训,而且还送教师到美国等高等教育发达的国家进行学习培训,准备花5年时间打造100位名师,以期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这样的做法值得我校借鉴。平时,我同我校青年教师交流,其实他们都有把课上好的愿望,但缺乏这方面的培训。所以,更新教师的教育理念,改进教师的教学方法,提升教师的教学业务能力是我们必须着力去做的事情。

第四个问题是学校对教学工作的政策保障问题。学校要教师安心从教,鼓励教师在课堂教学和人才培养上多下功夫,不仅需要舆论上加以引导,形成良好的教学氛围,更需要在政策和制度上予以保障。马克思曾经说过:“思想一旦离开了利益是一定要出丑的。”学校的分配政策实际上就是在制造一种环境。作为大学肯定要鼓励教师从事科学研究,社会服务,但也需要重视教学工作,因此,在分配政策中必须进行平衡。我校在过去的岁月中,为了硕士点、更名大学,今后还要争取博士点,重视科研和社会服务是必须的,但作为大学的根本任务还是“立德树人”。能否依据大学的根本任务,抓住下一轮改革的机遇,制订能兼顾教学、科研、社会服务三者协调平衡的政策是我们必须思考和改革的问题。

上述对策对一所办学悠久的名牌大学而言是老生常谈。但事实往往是这样,越是有规矩的做法却越不被重视。现在,中央要求大学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取消“清考”等不合理的做法,就需要我们大学“回归大学之道”,而不是一味地追求“丧失灵魂的卓越”。所以,我们应该在学校的中心工作——教书育人上下功夫,这才是一所对社会对学生负责任的大学的应有之举。


关闭窗口
 
热图推荐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