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天空并不冷-浙海在线

浙江海洋大学主页

新区研究中心

 
 
 

八月的天空并不冷

2018-05-02 经济与管理学院A16行政2班 郭文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就是我给大家分享的自己亲历的故事,我是一名老兵,我为部队代言

大家好,我是一名退役军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番历史,或平淡或起伏,我也一样,有着自己的一些经历:2015我怀着军旅梦踏上了开往西北的火车,跟同车厢应征入伍的在校大学生一样希望在部队有所成长,满心欢喜些许忐忑望着窗外,对不久的未知充满了期待。

2016年盛夏,七八月份,部队野外驻训新疆的夏天,面对阳光是无处可逃的,就连这沙漠戈壁上仅存的一丝绿色也快消失,远远望去,层层波浪令人眩晕五六十摄氏度的地表有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一身橄榄绿,在这片土地战风沙、斗酷暑、洒热血,士气满满,充满斗志,“下午就要测武装五公里了,调整一下状态,争取拿个好成绩”我的同班战友小吕兴奋我皱了皱眉,心里给自己紧了紧,已经做好准备备战下午的测试。如期而至,五公里起点还是那么熟悉,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卷起来,左手抬了抬约二十公斤重的装备,望着斜照着的阳光“准备好了没有”指导员拿着秒表“准备好了!”战友们个个蓄势待发随着指导员一声令下,战友们像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我也紧随着大部队,两公里的时候我已经在大部队的后方了,快掉队了,可我不能掉队,咬牙坚持了一公里,还有最后两公里多,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这时,小吕跑过来“怎么了”气了”“没事儿,跟着我的节奏”我跟着他两步一吸两步一呼,慢慢调整好自己的节奏后面开始冲刺的队友也对我说:“老郭,加油!你可以的”是的,我可以的,还有最后一公里,我怒号一声,解开头盔,手提步枪进行最后的冲刺,冲到终点,还没听到指导员报时,两眼一黑,我向前面倒去我被几战友抬到医务室,输了两袋葡萄糖,有所好转医生说“运动透支导致的血糖过低休克老郭,怎么这么拼啊”我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有着自己的执着。

“马上上高原执行任务了,老郭有什么打算”“哈哈,全力备战,不虚”一切准备就绪,几百辆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驶出,长达七天的长途机动开始了

天路零公里叶城,昆仑脚下,一群新疆本地小孩跑过来,面对军车排成一排,敬了一个并不标准的礼,但我却感到甚是欣慰,因为他们真的很可爱很可爱,他们是一群热情好客淳朴漂亮的可爱人儿,守护他们,我很荣幸

行军一天我们即将翻越第一个达板——库地达坂,维吾尔语意思为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由此可知地形十分险要海拔三千多米,我坐在副驾驶位置,车行驶到半山腰,我往外一瞥,右边距车轮一米外就是接近九十度的悬崖,感觉自己的命是被驾驶员掌握着的,驾驶员技术高超,一路平安。半夜,我们就着榨菜吃着新疆的特色馕饼,在零下几度的夜晚,十多个人挤在十来平米的车厢里,并不觉着寒冷。

第二天清晨很快启程了,部队对烈士陵园着不一样的情怀,路过的车辆必须鸣笛三十秒,来表达自己的敬意,我跟随首长下车近距离瞻仰纪念碑,这时天空突然风雨大作,但是却浇灭不了战友们的敬意我们继续前进,风停了,雨也停了。很快,天下雪了,对,是下雪了,你可能没有遇见过七八月份下雪,但是在这个海拔高度,下雪了我们穿着两米长的羊皮大衣,裹着棉帽棉手套,静静迎接最高的一个达板海拔五六千米,很多战友都有了高原反应,我凭着自己的身体素质没什么大事,但到了这海拔头也开始胀痛,呼吸有所繁重。

终于,经过七天的长途跋涉,我们到达海拔五千米的目的地刚下车,我背着二十多公斤的装备,缓缓向前走去,在这里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举步维艰,在这里,不足两百米的距离我走了近二十分钟,缺氧蹲下十二次,大风吹来呼吸不了停下六次,足足二十多分钟,我终于战胜了这两百米。

一天夜里,零下二十多度,三人手持钢枪在风雪里一动不动不一会儿,听到前面的脚步声,问清口令是大刘他们来换哨了大刘从怀中取出裹在大衣里的三份饭菜“天太冷了,菜还是凉了,对不住了,兄弟们”大亮接过饭菜“哈哈哈,不影响”“走,兄弟们开饭了”我和小吕跟着大亮,看着他打开这三份饭菜这时,突然刮了一阵大风,大亮一个照面挡住了饭菜,不过菜里面还是吹进了很多沙砾,大亮苦笑着说“哈哈,往菜里面加了点料”“哈哈”小吕也笑了嚼着这份嘎嘣脆的饭菜,我望着雪白的天空中闪烁着的星空,目光闪烁,也笑了。

上一条:浙江海洋大学举行2018届毕业班班主任培训会 安排部署毕业生离校工作       下一条:下辈子还能遇见你

关闭

     
热图推荐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