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海洋大学主页

新区研究中心

 
 
 

1977级校友陈永平:教育改革征途上的探索者

2016-09-21 沈慧君 

 

人物简介:陈永平,浙江定海人。1980年毕业于原浙江师范学院舟山分校化学专业,分配到舟山中学任教。1998年被评为浙江省特级教师,2002年调入上海,2005年被聘为上海市特级教师。2009年调入上海市复兴高级中学,先后任副校长、校长。

人物印象:年过半百,中高个,国字脸,架一副金丝边眼镜,思维敏捷,谈吐豪放,作风严谨,待人真诚的学者型校长。

人物观点:每一位成功的教师都是一本精彩的教科书,要写好这本 “书”,必须要倾注生命。成功等于长期奋斗加一旦碰上机遇。机遇来了,没有奋斗,等于零。正在奋斗的大学生们,要坚信,机遇迟早会到来的!

在上海市市民中打听陈永平老师,也许人们会摇头说不认识。若是你告诉他此人是复兴高级中学校长时,对方一定会露出惊叹的目光说:“噢,结棍啊,这所学校的校长相当于一所准大学的校长了。”的确如此,复兴高级中学是上海市重点中学,坐落在虹口区,有 128年的历史了。每年的高考升学率是百分之百,难怪上海人会说进了复兴中学等于进了大学。因此该校的校长不仅仅是一个职务,一个称呼,而且是一种荣誉,一种骄傲。当然其肩负的重任也可想而知。

金秋十月的一个傍晚,下班铃响过。我走进了陈校长的办公室,采访这位老校友。这是一位年过半百,中高个,国字脸,架一副金丝边眼镜的学者型校长。一句 “请坐”,一杯热茶之后,他便侃侃而谈起来。

一、思成长:自在自为求精进

陈永平校长在回忆自己 35年的从教之路时,用了哲学中的一对概念: “自在”与“自为”。他说这能最恰当地概括了自己所经历的提高与成长。他在近期发表的一篇“我的教育散思”中阐述道:所谓 “自在”就是教师在教育教学的职业实践中,凭借的是经验,而不是理论,不是自觉地在专业上发展,而是一种无意识状态下的自发实践,“自为”状态就是教师在教育教学的职业实践过程中能运用相关理论,有意识地积极从事职业实践活动,通过有所作为来实现自己的专业发展,取得职业成就。

陈永平是化学专业毕业生,他 1980年参加工作,先后在浙江省舟山中学、宁波中学任教。这期间他率队参加了全国中学生化学比赛,屡屡获奖,名声大振。他的教学成果更是全校公认一流的。学生和家长都对他敬佩有加。1993年获中学高级职称,1998年被浙江省政府授予浙江省特级教师。拿他自己的话来说在浙江从教的生涯中,他基本处于 “自在”状态,他爱化学教师这个职业,爱化学教学这份工作,模范地执行学校对教师的要求,痴迷地钻研化学学科教学知识与技能,努力地提升自己的现实能力并使之与所处的当时的浙江教育环境达到相对完美的匹配。如果不是因为调入上海,他甚至有可能会一直成为这样一名 “自由自在”“自得其乐”的教师。但那种状态可能仅仅是一种教学上的 “技术精英”,应付琐碎的教学游刃有余,但始终难以达到对教育通达的境界。

2002年,他从宁波中学调往上海,先后在上海延安和复兴两所学校任教,担任过化学学科奥林匹克竞赛指导小组总教练、学校教学指导室副主任、分管教学的副校长。由于业务过硬,工作出色,2005年 12月被上海市政府评为上海市特级教师,还先后担任区名师基地、市名师基地主持人,声誉日高。之后他经历了市一期课改的成果推广总结阶段及二期课改的实施,在此期间他有幸结识了一批教育界的知名专家和优秀同行,在学习、听课和交流中,他深深地感受到二期课改理念、课程方案、课程标准的立意之高、之深,于是开始 “不自在”了,因为这些都与他固有的教育教学理念相冲突,他意识到了自身与所处的上海教育环境相矛盾,怎么办?从不甘示弱的陈永平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向领导、专家和同行的请教学习,很快达到自我改变与教育环境的统一,这样就开始走向 “自为”了。在实践中,二期课改所提出的课改理念逐渐为他所接受,并尝试着融入到自己的教学实际中,慢慢形成了自己新的教学模式、教学风格,也逐渐为上海教育界的同行们所赏识、认同。他说这个过程中他不但感受到了从 “自在”向 “自为”转变的力量和价值,同时也感觉到, “自为”不仅是要通过自我改变去适应教育环境,也包含着在实现自我改变、自我提升的同时能够适度推动教育环境的变革,进而体会到更大的职业价值和人生意义。

他说回顾自己 30年的教师生涯,深切地感受到一名教师的成长大抵都需要经历这两种境界的转换,只有 “自为”的教师才能步入较高的发展层次,才能获得更多的职业成就感和幸福感。

二、思教改,守中不盈器可容

作为一名长期工作在教学第一线的教学工作者,陈永平从不满足已取得的各项成就,更不会因头上一顶光环而止步不前,他在教学中累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引发了诸多有独特见地的思考。他直言自己的教育改革观是 “守中不盈器可容”。

他在散思中阐述道:“守中”就是要守住中国数千年教育传统中积淀下来的已经被证实是正确的东西。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但强调守中并不意味着对教育改革要保守,封闭。“不盈”,就是不满,即把持事物、事理之度,不走极端。

那么陈永平是怎样 “守中”又是怎样 “不盈”的呢?

在学校管理中他坚守 《复兴教法 “十条”》不变,因为他认为那是 20世纪 80年代“复兴人”总结出来的非常正确的经验,也是被实践证明了行之有效的办法。所以无论教改的浪潮掀得多高,“复兴人”都要坚持推行。在 “不盈”中他走的第一步棋是从理论上探讨 “培养学生能力、发展学生智力”的策略。近年来,他带领若干名优秀教师共同完成了区级课题 《培养高中学生创新能力的教学实践与策略研究》,同时完成了上海市教育科研专项课题 《专家型化学教师课堂实践智慧研究》,他的研究成果已有 3项获得浙江省教育科学优秀成果评定二、三等奖,40多篇教学研究论文发表在省级以上各种化学教育教学刊物上,先后编著各种化学教学辅导用书近 10本。第二步棋是在实践中以化学问题的创设与解决为载体,培养学生怎样思考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具体地说是做了 3项工作:① 运用实验手段,培养学生创造性思维;② 运用多媒体技术,提高学生解决问题能力;③ 通过问题设计来优化学生认知结构。如此,取得了较好的教学效果。历年来所指导的学生有近 100人次获全国和省级化学竞赛一、二、三等奖,其中有 4人进入全国高中化学竞赛,有 3人获得上海市一等奖,2人获二等奖。

三、思育人,体用结合方使然

陈永平清晰地看到在整个人才培养的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偏差,如 “高分低能”“百无一用是书生”的现象,后来又出现因 “纠偏”而放手让学生自主学习的现象,完全忽视了知识脉络的认知规律、教师的主导组织功能,造成学生的学业考试成绩不佳,为了弥补问题,又开始以题海战术应付升学考试,造成学生负担不断增大,身心发展被扭曲,基础教育也因此为社会舆论所诟病。他在忧虑中思考,在思考中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即 “体用结合”。“体”与 “用”是中国古代哲学的一对重要范畴,指本体和作用。一般认为, “体”是最根本的、内在的、本质的, “用”是 “体”的外在表现、表象。一般说来,中国古代哲学中所谓 “体”就是根本的,第一性的;所谓 “用”就是从生的,第二性的。这是 “体”与 “用”的最简单最主要的意义。

他说,在教育教学中,绝不能忽视教师的主导作用,必须有效地让教师解决学生学习过程中知识脉络和认识规律的问题,把有用的知识模块化,集中、有序地,高效地传授给学生。在这一过程中,可以加入教学生活化、情境化的方式,有效激发、调动起学生主体内在的学习动机、学习兴趣,给予他们积极的学习情感与价值体验,达到主体建构、知识内化的目的。

听着他的一席话,我心生敬意。这绝不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教师,而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教育改革的思考者、探索者。

夜幕降临了,晚自习的铃声响起。我起身告辞时,陈永平校长热情地将我送至校门口,慷慨激昂地说了一段话:“每一位成功的教师都是一本精彩的教科书,要写好这本 ‘书’,必须要倾注生命。成功等于长期奋斗加一旦碰上机遇。机遇来了,没有奋斗,等于零。正在奋斗的大学生们要坚信机遇迟早会到来的!”

      下一条:1977级校友叶金云:让科研的梦想展翅飞翔

关闭

     
热图推荐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