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海洋大学主页

新区研究中心

 
 
 

桎梏与自由

2017-09-27 洪贞贞 

10年的那个夏天,我们拉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在祝福声中,在别离的泪水中,在忐忑怀揣着梦想和憧憬,告别海院。

10年后的这个夏天,我们披星带月,风尘仆仆地相聚海大。

10年的时间对于历史而言只是弹指一挥间,对于我们每个个体生命而言意味着3650天,87650小时,5256000分钟。它们分分秒秒都构成了现在的我们。这十年,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平凡或不平凡的经历。而在同学不做作、不矫情推心置腹的分享中,让我思考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的人生?什么才是人生真正的桎梏?

(一)

来自江西的她个子小小,笑声爽朗,有时候还会一惊一乍整得大家哈哈大笑。虽有点假小子的气质,却在大学里谈了一场令人羡慕的恋爱。毕业,摧残了多少曾经人的美好。但,丝毫美好伤害他们。为着那份至纯的爱情,她辞去了在老家稳定的公务员工作,考到宁波工程大学做行政。当爱人辗转到余姚上班,她依然辞去令人羡慕的工作,继续考试来到余姚经济开发区。次年,又不舍孩子孤身一人在宁波,她夜以继日地复习,最终,又考回了宁波。

十年时间,辗转多地,屡考屡胜。

有人说,毕业是大学情侣的坟墓;

有人说,异地分居的爱情不长情;

也有人说,公务员是一辈子安稳的铁饭碗……

生活中,有许多桎梏:时间的、空间的、世俗的,但这人世间的束缚背后亦隐藏着无数的自由。这份自由,因为有爱。

(二)

她,读书时总喜欢把玩相机,在胶片的世界里游走,恣意妄为。大二时,为着美术老师的一句话,寝室姑娘们的一个承诺,信誓旦旦一个人背包远走到敦煌。大学期间人称“傻姑”的她,从不知谈情说爱,人情世故,总是在一组组闺蜜和一对对情侣之间快乐地做着小小的“拖油瓶”。但,在毕业第二年,她便懵懂地婚姻。曾经的执着追求的摄影、旅行、电影等爱好,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渐行渐远。一个务虚的人,在十年间变成一个务实的欧巴桑。

是什么带走了她眼神里英气和果敢?

是什么带走了她的那颗初心?

是岁月、是生计还是世俗?

答案无从而知,但我想,时间也罢,生计压力也好,甘愿放弃内心的追求,只求在现世得个安稳。这种选择即是内心的桎梏。画地为牢的,不是别人,不是生活,而是自己。

写到这,突然想起苏轼。这位多才多艺的可爱的人,用其坎坷的一生演绎自由之人生——为着心中的念想无所畏惧,无所羁绊,像一阵清风度过了一生。当然人生没有绝对的桎梏亦或绝对的自由。但在短暂的一生中,如他、她般,不念得失,执着追寻,即使遭遇世俗的桎梏,仍是酣畅淋漓地活了一回。日子,不是活给别人看的。人生之桎梏,唯有自己才能解开。

浅浅的十年,让相同的我们慢慢地变得不同。

希望下一个十年,愿出走半生的我们,归来仍是少年。

最后借秦老师的话互勉:

锻炼身体,让身体健康,这是让身体自由。

不断阅读,让精神丰盈,这是让思想自由。



      下一条:1977级校友陈永平:教育改革征途上的探索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