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海洋大学主页

新区研究中心

 
 
 

朱君亚:一直没有放弃学习的人生

2018-12-10 陈玲 

口述人简介:朱君亚,浙江舟山沈家门人。原舟山卫校1981级护理专业学生。现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政策管理系助理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医疗质量、病人安全、病人满意度/就医体验、临床治疗有效性比较、个体化的医疗决策。


朱君亚(中)与同学王明珠(右)、胡瑞球(左)在母校60周年校庆时在原舟山卫校大门图前的合影


口述时间:2018年11月3日

访问者:陈玲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服务和结果研究中心研究员;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药物安全中心研究员;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病人安全质量研究所研究员;清华-约翰霍普金斯医疗卫生管理博士班课程《评估健康状况和病人结果》主讲教师;美国联邦政府医疗保健研究与质量部资助项目《房颤病人口服抗凝剂的个体化选择》负责人;《卫生政策管理》等多家杂志编委。曾任哈佛医学院附属丹娜法伯肿瘤研究院研究科学家;世界卫生组织资助项目《评价中国医院病人安全文化》负责人……历经护理、行政管理、社会政策(卫生方向)等不同专业的洗礼,从大专毕业生到博士生导师,一连串高大上的身份,朱君亚的故事非常励志。


浙江省舟山卫生学校八四届医生、护士、助产士毕业留念


据中专校友、现在舟山医院工作的王明珠表示:朱君亚是个典型的学霸,她可以把专业书上的一段话倒背如流,甚至在哪页哪段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她对学习抱有极大的兴趣,即使是寒冷的冬天,她披上大衣就可以沉浸在书中。

我文化课挺好 也一直没放弃学习

初中毕业时我同时考上了高中和中专。我的文化课成绩挺好,几乎都是满分,但我觉得自己体育成绩一直不理想,会影响日后的考大学,思前想后,最后选择了读中专三年的舟山卫校。当年读中专的门槛还是挺高的。

母校的校园比较简朴,我们住在教学大楼后面的两层小楼。记忆深刻的有教生化的侯美玲老师,她上课很生动,普通话很标准,姿态优雅;还有教内科的赖承圭老师,每节课他都是在讲台前面走来走去,从来不看教科书,但所有的内容都在他的头脑里,教学功力相当深厚。当时的校园风气就是一门心思读书,因为工作都是包分配的,我们不需要自己想方设法进行职业设计和实践训练。我对每门功课都很认真,与同学的关系也融洽。学校有一些文娱活动,但是似乎参与的并不多,屈指可数的娱乐活动就是去附近的413医院看电影。


一直没放弃英语学习,即使英语在她的学业中并不占多大比重。显然早期的朱君亚比我们更具备方向和志向,也更清楚未来的重点和着力点。

职场初体验 从中专到博士生

1984年我毕业后被分配到舟山医院。工作之余,学习和看书依然是我的兴趣。有一年医院给了我脱产半年去杭州学习英语的机会,这个机会对我英语提升非常有帮助。工作四年后,在医院的推荐和自己的努力之下,我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上了浙江医科大学第一届护理系,大专。1991年毕业后又回到舟山医院。

1994年,我以特殊人才引进的方式调到刚建院的位于杭州的邵逸夫医院,它是浙江大学的附属医院,并由美国罗马琳达大学协助参与管理。我先在六楼担任楼层护士长,这个楼层主要收治普外科和脑外科的病人。这些病人往往病情重、变化快,当时很多医生护士刚迈出校园不久,缺少临床经验,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指导、培训、督查。尽管工作强度大,但业余活动一样不少。当年的“小”护士和医生现在都成了今天“邵医”的中流砥柱,“邵医老六楼”微信群仿佛又把我带回了那段美好的时光。1998年我晋升为科护士长,管理内外科的十几个楼层。2002年医院领导决定引进JCI(国际医疗机构评审联合委员会)认证,任命我为新成立的JCI质量管理办公室主任。我们翻译了很多相关的英文资料,修定了200多条制度和操作流程,建立了纵横交错的工作小组,开发和落实了许多质量改进项目,定期进行JCI标准落实方面的检查,并对全院员工进行质量改进和病人安全方面的培训。我们也时常把管理理念和经验介绍给其他医院。

在邵逸夫医院工作期间,我接触到了很多来自国外的医生、护士、管理专家,以及国内质量方面的专家,使我认识到自己在学历和知识上的差距。我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职业规划。为此,我参加了浙江省行政管理专业的自学考试,以全省第一的成绩于2001年毕业,并于2003年取得法学学士学位。同时,我考了GRE和托福,并于2005年成功申请到了美国当时综合排名32的布兰迪斯大学国际卫生政策和管理专业的一年制硕士。过程中,导师觉得我英文文章写得好,思路清晰,逻辑性强,在科研上很有潜力,就鼓励我继续攻读博士。于是我在2006年硕士毕业后继续在该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并拿到了全额奖学金。我读的专业是社会政策(卫生方向),该专业在全美排名第三。我在两年的课程结束后以优异成绩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开始做关于住院病人就医体验的论文。同时导师把我介绍给哈佛医学院的教授,跟他们一起在附属的丹娜法伯肿瘤研究院做医疗质量、病人安全、肿瘤药物治疗有效性的研究。我先是半职在研究所工作,两年后于2010年他们授予我研究科学家的职位开始全职工作,一直到2013年博士毕业。

 

她先后发表了30篇SCI文章包括以第一作者和/或通讯作者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英国医学杂志质量安全版(BMJ Qual Saf)、癌症(Cancer)等高影响因子杂志的文章。同时,在国内的中国医院等期刊发表了十几篇文章。并且,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很多国际学术会议上报告过研究成果……在美国的朱君亚仿若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科研教学相长,展开腾飞的学术翅膀

2012年底,我陆续向相关学校提交了简历、研究和教学陈述等申请材料。海外教职的竞争非常激烈,往往一个职位有上百人申请。整个面试过程通常持续两天,要与对方学校的领导、老师、学生面谈,介绍自己的学术研究和教学情况,并且进行持续一个小时左右的学术报告和接受对方学校老师的提问。我于2013年6月收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聘用通知。该公共卫生学院连续二十多年居于全球公共卫生学院榜首。

我主要从事医疗质量、病人安全、病人满意度/就医体验、临床治疗有效性比较、个体化的医疗决策等方面的研究,并且我的研究工作受到世界卫生组织、美国联邦政府医疗保健研究与质量部等的经费支持。

除了科研成果,我在教学方面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在学校担任两门课程的主讲教师:《评估健康状况和病人结果》(3学分)和《卫生服务研究和评价方法学》(4学分)。其中《评估健康状况和病人结果》是专门为清华-约翰霍普金斯医疗卫生管理博士班学生开设的在清华讲授三整天的课程。学生来源包括公立医院及非公医疗机构的中高层管理者、医疗健康产业各类机构的中高层管理者、公共卫生事业管理者、医疗产业投资者等。大家对我的讲课评价很好,自开课两年来每年都得到优秀教学奖。有几位担任院长的同学在他们的医院实施了我在课堂上所讲的病人自评结果的内容,并在两会上提案希望把病人自评结果应用于临床实践以作为增进病人参与治疗过程的途径。我还在各类医院管理培训班上授课。我也指导了很多博士生和硕士生的论文。


对朱君亚来说,不管生活工作如何平顺,一定要给自己备好两条路,要让自己有继续前进的实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让自己继续走下去。

喜欢新鲜事物 我的尝试和前行给孩子树立好榜样

我在邵逸夫医院工作时看一些专业书,作者都是一些美国知名的专家,当时只能看看,而现在,我和这些在书上出现过的专家合作。我很喜欢并享受这种和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的感觉。当你旁边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会促使你自己向前进。这些年历经布兰迪斯大学 、哈佛大学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锻炼,我觉得自己最大的特点是: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一路走来,我觉得很顺利。我的心态很好,我对所有给过我无私帮助的人都充满了深深的感激。

人生有很多十字路口,需要你做出正确的选择。当你有百分之六七十把握的时候,就应该去尝试。如果你的胆量太小,就会跨不过去任何一个坎而错失良机。我的继续求学让我彻底进行了职业转型,也彻底改变了人生方向。这种改变也深刻地影响了我的儿子。我儿子于2008年12岁时跟随我去了美国。他是一个非常好动调皮的男孩,之前总是班里倒数几名,到了美国后成绩直线上升,差不多变成了学霸。他曾经悄悄告诉我他刚到美国时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老师每当他有一点小进步就表扬奖励他,使得他产生了如果表现不好就对不起老师的心态。于是他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好,自信心越来越强,也就产生了一种良性循环。我有时觉得我这个读博士的妈妈更像个陪读妈妈。今年儿子以最优等成绩从乔治华盛顿大学毕业。在本科学习中,他不但主修了经济学,还辅修了数学和统计学,并完成了医学院的预备课程。他现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工作做研究助理,同时正在着手准备申请读医学博士。


这些年在美国的历练,让朱君亚有很多感悟想和学弟学妹们分享。尤其是她所感受到的美国文化潜规则,如果你想出国,就一定记着这些吧。

写给学弟学妹,你应该懂的美国文化潜规则

以我自己的经验,在英语学习上需要克服的难关从易到难依次是阅读、写作、听、说。我在邵逸夫医院和外国人可以自如交流,但是一去美国感觉瞬间打回零基础。所以在出国前练好听说很重要。

本科阶段是通识教育,比较注重对思维逻辑的训练。很多时候你所从事的工作也许看起来跟你的本科专业无关,但你所掌握的分析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可以用于任何一个领域,是属于可以转化的技能。我觉得跨专业对职业发展比较好。

再一点是文理科之分。中国的学生比较喜欢学理科,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大部分集中在生物、化学、物理等。而美国学生倾向于文科,比如政策、政治学等。比如我在布兰迪斯大学社会政策读书时的同学几乎都是美国人。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后,我在卫生服务研究/政策博士项目的招生委员会参与招生工作,发现这个项目申请的学生绝大多数是毕业于名校有着几乎满分的GRE成绩的美国人。在美国,政策方面的研究可以做到完全量化,并运用到很多数学、统计学、经济学的知识和技能。

我们过去读书的时代工作是包分配的,所以我们单纯地讲究成绩好就可以了。现在的你们读书最直接的目标就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所以你们务必重视实践的重要性。我常常鼓励儿子去做志愿者,在医院里有各种接触机会,他与病人做交流,这是申请医学院所必须,同时他可以在实践中寻找最适合自己的职业。

大家都说美国人的人际关系简单,错了!其实美国人的人际关系非常复杂,和中国的区别是中国走后门,而美国需要走前门。所谓前门,就是推荐信。记住,在国外找工作,找人推荐很重要,至少三封推荐信。如果你们以后出国,记住让人写推荐信的时候,要直接问对方能不能写一封非常好的推荐信。如果对方说不能,你就放弃,因为一封不痛不痒没有下过功夫的推荐信对你没有帮助。你要获得好的推荐信,你就必须认识很多人,你在实践中在志愿服务中必须给人留下好印象。和实践中的BOSS一定要处理好关系,他们的推荐信绝对有分量。

这就是美国的文化潜规则。


      下一条:张哲人:只为桃李芬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