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海洋大学主页

新区研究中心

 
 
 

舟山日报:严小军 | 让浙海大成为舟山城市发展的一大地标 ——对话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书记

2019-05-26 刘浩 王利明 

2017年11月,严小军的身份有了新变化,从宁波大学副校长调任浙江海洋大学,担任校长。

2018年12月,浙江省委组织部派员专程来浙江海洋大学宣布学校班子换届决定,原校长严小军转任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书记。

严小军担任浙海大校长的前一年,浙海大顺利完成了从“学院”到“大学”的华丽转身。而他从校长转任书记的2018年11月,学校刚好迎来了60周年华诞。

新老交替,万象更新。站在新的时代与新的历史起点上,浙海大的领军人物会给学校与师生带来什么愿景,浙海大的未来将如何描绘?在舟山发展进程中,学校如何再为当地社会经济服务,再立新功?

植根舟山,深耕海洋,浙江海洋大学与舟山休戚相关。《对话舟山》记者近日对话严小军,试图给读者一些答案。

 

严小军,籍贯江苏,曾任宁波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浙江海洋大学党委委员、副书记、校长,现任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书记、博士生导师。

1985年为复旦大学首届少年班学员,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化学专业获学士学位;1994年以直读博士生身份毕业于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生物学专业,获理学博士学位。曾任日本国立食品综合研究所特别研究员(1996~1998)、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知识创新工程”责任研究员(1999~2002)、美国麻省州立大学访问教授(2000~2002)、加州大学伯克利 分 校 高 级 访 问 学 者(2006)、西班牙Cadiz大学水质与滨海管理Erasmus国际研究生课程邀请讲座教授。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水产学科评议组委员,首批国家“万人计划”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全国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人选。

长期从事海藻生物化学、生理生态以及海湾生态学研究,先后荣获中国青年科技奖、全国科技先进工作者、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国家科技进步奖、浙江省科学技术奖等。

对话

学霸书记分享三段深刻记忆对话舟山:2017年,你上任成为浙海大校长后,师生们都传说您知识涉猎甚广,还能英文授课。但到舟山后,你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能否介绍一下你自己?听说,你以前是个学霸。

严小军:说真的,我在舟山媒体上亮相真的不多,或许大家对我有点陌生。学霸真是不敢当,不过,我读书的时候确实比较认真。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很多大学在搞少年班的试点,我在读高二的时候考试进入了复旦大学少年班学习,能考上当时也许有些运气成分。进入复旦大学,本科读的是化学专业,之后在考研时,觉得自己对海洋科学有一点点动心,于是就报考了中科院海洋所。

对话舟山:从化学转到海洋科学,这跨度好像很大,是什么让你动心?

严小军:或许与我从小成长的环境有关,我的家在江苏,离寒山寺很近,许是受“夜半钟声到客船”那句诗的影响,潜意识中一直有“万里海疆,百舸争流”的场景,于是便有了这么一种缘。当然,现在回过头去看,我选的专业很正确,一路走来,也有不少记忆犹新的事情,让我受益。

对话舟山:那应该是炼成学霸的秘诀。

严小军:第一件事情,早期读大学的时候。感觉大学不仅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而且对一个人的影响很大,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就是在大学里塑造的,可以说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让自己对未来的职业生涯有所期待。

第二件事情,读研究生博士那会儿。当时,去青岛探望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导师曾呈奎,曾老本来要去美洲开学术会议,路上椎间盘突出,只能回国住院。看到我们去看他,躺着的他一下子坐了起来,举着双手说“年轻人一定要努力,中国的藻类产业一定会是做得最好的”。

第三件事情则是在日本。当时连续做实验,遇见了一些困难和障碍,日本导师就鼓励我说,“From good to better, 做事情,一开始就要做好,这样以后才会越做越好。 ”现在,我也经常将这句话告诉我的学生们。

小藻类确实有大学问对话舟山:严书记,从你刚才的故事里,我方才知晓你之前研究的内容与藻类有关。那么小的藻类有那么大的学问么?

严小军:说起来,藻类是一种大类植物,即水中的草木,我对于藻类的解读,就是“水中草木之有品者也”。它是一个大集体,小到肉眼看不到的单细胞,大到我们熟知的紫菜、海带、螺旋藻。

别看藻类是不起眼的植物,但它对于地球来说,作用不小。藻类作为一种生态资源,依靠其光合作用是维持整个海洋生态系统的初级生产力,同时,藻类也是地球吸收二氧化碳最为重要的成员,是当今研究二氧化碳升高导致全球温暖化和海洋酸化现象机制最为重要的对象。

从能量的角度来看,地球生命系统之所以不断进化,就因为地球可以不断地将太阳的光能得以有效地吸收转化,而这个转化很大程度上是藻类贡献的。事实上,今天我们所广泛利用的石油就是数亿年前的藻类。甚至可以这样认为,生命的祖先们花了数亿年的努力才得以供养我们。

对话舟山:看来真不能小瞧这个植物。你研究藻类的方向是什么?

严小军:我研究的方向,通俗点说就是研究“贝类是怎么吃藻类的”。那些年,海水养殖开始在浙江沿海地区兴起,在中国的海水养殖产量里,70%是贝类。饵料是滩涂贝类育苗成败与否的关键因素之一,以海洋微藻为中心的海水饵料生物,因为营养丰富,生长繁殖迅速,是各种贝类养殖的主要食物。

以前,很多人不知道哪类微藻可以让贝类长得更快。他们只是凭经验,没有科学依据。而我们就是把不同微藻种类的营养物质分析清楚,然后通过比较贝类吃完不同微藻以后营养物质的变化,来判断贝类更喜欢吃哪类海藻。

对话舟山:这个研究挺有意思。那么,现在有什么样的结论?

严小军:当时,我们研究出了一整套饵料营养分析方法,也找到了几种新的饵料藻类,它们不仅营养价值丰富,更关键的是,可以在高温天气或阴雨天气里成长,这也契合了福建、浙江沿海的气候因素。于是,育苗场育苗时间也从原来的100天延长到近300天,育苗的效率也提高了不少,总体上带给养殖户的经济效益还是比较明显的。

助力,让大学生“扬帆远行”对话舟山:看起来,藻类真是一门大学问。那么,再来说说你与浙海大的故事。

严小军:我到浙江工作,原浙江海洋学院首任院长裴鲁青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我们都是研究藻类的。之前我来过舟山几次,也给浙海大带来了不少课题与科研经费,大家合作得挺好。

对话舟山:真是有缘。好像,你来浙海大上任校长的第三天,还专门召开了一场“校长有约——我和校长面对面”交流会,当时是什么想法?

严小军:我来上任校长的那天,有人告诉我学校的微信公众号发了条新闻,我专门点开来一看,有一条留言让我一惊,意思好像是“校长来不来,与我们没有多大关系”。于是,我就提出来,要跟学生见见面聊聊天。

对话舟山:“大学是知识的殿堂,科技创新是全人类对科学的追求。知识不论是多还是少,它们的价值是同等的,获得知识非常重要。 ”“一个男生,当你愿意去take care something的时候,他就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女生同样如此。”在这次见面会上,你说了不少金句。

严小军:我只想在学生们启航的过程中,推他们一把,这样他们就可以扬帆了。西方国家大学入学时,需要学生填报一份自我陈述表,其中一项内容就是自我评述。自我评述的内容,很重要部分就是体现一种自我激励能力,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正能量,这对个人的职业设计与人生规划都有助推作用。

现在社会上很流行一种说法,大学时,读书可以轻松一点。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可以参加社团,可以交友,于是学生们的心思比较散,但大学恰恰是人生的分水岭,因为读完大学,你的所有理论与技能都已经成熟,走向社会的基本能力已经齐全。很多人,进大学是同一个起点,但毕业后,又是另一番情景。

对话舟山:于是,你还在毕业典礼上,专门写了一份毕业典礼发言手稿,告诉大家“如果你是海上的一朵浪花,一定要看懂潮流的趋势,找到自己的时空方位”,并自拟一首小诗“海在眼前心胸阔,云处天上笑容正,人若有心问浪花,潮音教人证自在”作为临别寄语。

严小军:是的,我当时就觉得还要跟学生们说点什么,于是就用《如果你是海上的一朵浪花》为题,说了很多,总而言之,就是要告诉他们,面对未知和挑战,可能并没有轻松的答案。

困境并非你一人所有,我只能告诉大家,拥抱希望才有光明。

每个人都记住一句至理名言:自强不息,方可创造未来。

大学要引领城市发展对话舟山:作为省里唯一的海洋大学,要建成什么样的大学?要做些什么?怎么做?

严小军:习近平主席在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曾经两次视察我校。他当时曾勉励学校:“浙江海洋学院要办出特色,这个特色就是坚持围绕海洋经济办好教学和科研。全省只有一所海洋学院,办好海洋学院是我省海洋经济发展的需求,尤其是我们看到了海洋经济发展的潜力,是今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我们更需要在海洋经济教学和科研方面的支撑和保障。 ”

浙江海洋大学首先是舟山的大学,学校应为舟山的人才培养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其次,学校也是浙江的海洋大学,浙江省唯一的海洋大学应在浙江的海洋经济发展的大文章里有所作为,通过产学教融合的模式为浙江的海洋经济作出应有的贡献。

此外,浙江海洋大学也是国家的海洋大学。目前,浙江海洋大学有几个国家级的科研平台,也有一批省级平台,聚集了全省海洋专业领域优秀的科研人员,海洋科学学科在全国排第五位,水产学科在全国排第八位。因此,学校应该肩负一定的国家战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同时,学校还将申请博士点,为引进更好的人才提供更好的平台。

对话舟山:近期,浙海大发布了高层次人才引进管理办法。可以看出,浙海大也在帮助舟山引进人才。现阶段,各个城市都在抢人才,甚至在抢人。你如何看待大学在城市发展中承担的作用?

严小军:快速发展中的舟山需要更多人才。一所优秀的大学,一方面是要吸引大量的人才,以更加真诚、更加包容、更加开放的心态广纳海内外英才,成为各类人才的向往集聚之地、建功立业之地;另一方面,则是要想方设法让毕业生留在舟山,而这个前提是把学校建好。

美国曾有一个大学承担引领城市发展计划的重任。由此看来,大学不再单纯地教书育人,而要在知识创新、产学研合作、技术服务等方面有所作为,成为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让浙海大拥有更多诸如“樱花节”之类贴近民众的知名品牌,让浙海大成为融入并引领舟山城市发展的地标之一。

来源:舟山日报

记者/刘浩 通讯员/王利明

上一条:浙江日报:“海洋经济”国际青年学者论坛举行 全球专家舟山论海       下一条:浙江新闻客户端:体验活动来啦!浙海大学生变身“图书采购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