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天齐的道家岁月
发布日期:2007-11-28 作者:061015129 编辑: 来源:
字体: [大] [中] [小]

 

 

 

 

嘉靖皇帝亲撰《御碑记》赐建玄天太素宫于齐云岩。此后齐云山声名大振,成为江南正一派的著名道场。

??题记

 

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有诗云:“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如若说黄山是人间仙境,那齐云山白岳便堪称为天上人间了。其碑铭石刻星罗棋布,“江南第一名山”“一石插天,与云并齐”。踏足其上,残留在导游言语间的历代名人影像,似乎在瞬间,清晰可见。

 

曾有一句诗,写方腊与齐云山:活着是山,死了也是山!是否知道,那些平民英雄也总是为人敬仰的,他们要的不是流芳百世,而是在华夏的血液中永存不息。英雄是为方腊。宋徽宗宣和二年秋,方腊起义,杀富济贫。义军声势浩大,半年间,攻占杭州等六州五十二县,威震东南。其于白岳独耸峰屯兵,抗击官兵围剿,借天时地利,把守要隘,居高临下,败宋兵于落花流水。然败于内奸,一夜之中,决了池水,烧了粮库,陷于绝境。演义虽亡,然而他在历史行程上踏出了一个坚坚实实的脚印。八百多年过去,现在,齐云山的独耸峰上,依然存有方腊洞、天池等遗迹。1979年,赖少奇题书的“方腊寨”三个大字,毅然镌于崖壁之上。

 

望仙楼中看方腊演义、紫霄殿上谱群英荟萃。只是这些都已成往日风景,今日所到之处,弥漫缠绕着的只有那淡淡的烛香味。什么繁华昌盛,看比云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方腊也好,二度重游白岳的徐霞客也好,他们的事迹、他们的足印都在闲云野鹤的道家岁月中和普渡众生的佛语下渐渐消融殆尽。

 

走进洞天福地的壮美中,一个巨大的“寿”字隐隐散发着道家的威严。有一些话是虚无的“无极生有极,有极是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演八卦,八八六十四卦”;有很多事也都是飘渺的,走过三道天门,看尽的并不是红尘俗事,只是山顶一望而下的绝美风光令人不自禁忘却了烦恼。只不过这些走过的人都是实实在在的,他们相信命理。“天开神秀”镌刻在丹霞赤壁上,于其下却是一张张铺着看相的方桌,那些先生一派仙风道骨,丝毫不在意无人问津的生意,实则内心又谁人知晓?这一副看似格格不入的画面,却是道家无法兴盛的原由。它是虚无的,但又是实在的,可当它的太极八卦命理手相离百姓太近却不能亵渎之时,佛教的包容万象普渡众生自然给了我们更大的精神支持。

 

不过道家给世间留下了这一“天下无双胜境”值得称道。未到此地,未见其美。奇峰峥嵘、怪石嶙峋、粉墙黛瓦、重峦叠嶂、千姿百态。尤其是那云松盖日、丹崖晖霞、赤步古道的景致,堪称绝世。奇、险、秀、美集于一身,河、湖、泉、潭、瀑构成一幅峭拔明丽的自然图画。50奇峰,49怪岩,16幽洞,32飞泉,行走其间,一路山迎水送,心旷神怡。倘若缺少了月华街、太素宫上香客游人的流连忘返,那人间圣境也就不足为道了,走过其中好似做了一场天真烂漫之梦。

 

道教实际上是礼乐文明的继承者,生于齐云山,名于齐云山,最终藏于齐云山。每一位踏足其上的香客都满怀虔诚,步履轻盈。其实,经历了数百年的磨砺,道家已不再需要用兴盛用香火来点缀自己。如果说佛教是华夏文明中汹涌澎湃的黄河长江,那道教定是那潺潺溪流,成为华夏篇章上柔美宁静的生花一笔。

 

上一条:

曾经

关闭

Copyright©2019 浙江海洋大学新闻中心浙公网安备 33090002000195号地址: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临城街道海大南路1号电话:0580-2550020传真:0580-2551319

TOP